日记

《庆兔兔日记》2062钱是私人财产

2017-03-14 14:37 | 宝宝成长

2062星期日晴天转多云13~5℃燃气暖气温度18PM2.5-139

今天姨妈姨爹都要上班,我要在她们上班前去接庆兔兔,我起来的时候外婆说:“昨天夜里小九没有怎么哭。”。

在姨妈家我一个小时整理了一篇日记,八点半我叫庆兔兔起来,庆兔兔把头往被窝里缩了一下说:“我还要再睡一会。”。已经八点四十五分了,我说:“庆兔兔,起来吧,今天弟弟过满月,一会爷爷奶奶姑妈姑爹都要来了,还要乐乐哥哥哈哈妹妹也会来的。”,庆兔兔这才从被窝里钻出来。衣服袜子都给拿到床上,庆兔兔一件件都穿了起来,我说:“你要把棉袄扣上。”,庆兔兔说:“天又没有那么冷。”,庆兔兔的棉袄拉链还是没有拉起来。

庆兔兔撒完尿一直没有从卫生间出来,我打开卫生间的门发现庆兔兔就坐在卫生间的小椅子上,我说:“你怎么不走呀?”,庆兔兔说:“外公,你还没有给我弄牙膏洗脸水呢。”,我说:“我们再回家刷牙洗脸。”。

庆兔兔说:“外公,我的《西游记》的书要带回去了。”,我说:“你自己的东西自己收拾。”庆兔兔收集着自己的《西游记》的画册。我问:“你这几本书都看完了。”,庆兔兔说:“看完了。”,我问:“是不是你给姨妈念书呀?”,庆兔兔说:“不是,是姨妈念给我听。”,我问:“你为什么要姨妈给你念呢?”,庆兔兔说:“我要姨妈念的。”,我说:“你又不是不认识字,你以后还要给弟弟念《西游记》,还要念你的所有的书,把你听的故事讲给弟弟听。”。

路上,我继续问庆兔兔十以内的加减法,几天不复习,庆兔兔十以内的加减法又生疏了。

回家,庆兔兔推开里屋房间的门喊:“爸爸,我回来了。妈妈,我回来了。”,爸爸说:“你回来了。”,妈妈说:“弟弟还在睡觉,你小声一点。”,庆兔兔马上压低声音说:“妈妈,我回来了。”,妈妈说:“你刷牙洗脸没有?”。

外婆问:“庆兔兔,你吃什么饭?”,庆兔兔说:“我现在还不想吃饭。”,外婆说:“不吃饭怎么行呢?”,我说:“吃饭要按时定量。”,外婆说:“你吃小馒头还是吃豆沙包子。”,庆兔兔说:“我吃小馒头。”。

庆兔兔看见一个为庆小兔准备的播放器,庆兔兔打开播放器,播放器里传出了世界名曲,庆兔兔不断地调整节目,播放器里的声音不是德语英语日语就是世界名曲中国古典民乐,庆兔兔说:“外公,我怎么找不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呀?”,我说:“这个播放器是给弟弟准备的,你的播放器在这里。”。播放器的故事已经有七八天没有响过,今天庆兔兔重新打开了播放器故事的大门,《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又开始在屋里响了起来。

庆小兔一个人睡在大床上,一直到九点五十分才听见外婆说:“我们小九醒了。”,接着外婆抱着庆小兔出来,外婆借着庆小兔的口气说:“我们看见你了,哥哥你在干什么呀,哥哥你在吃馒头呀,哥哥你怎么饭还没有吃完呀?”。 

十点钟庆小兔开始洗澡,今天庆小兔可能是长大了一些,醒了就没有哭。脱光了衣服的庆小兔一个手马上就伸进嘴里,先用水在庆小兔身上湿上水,外婆把庆小兔慢慢地放进水里,庆小兔只是看着外婆,外婆惊奇地说:“今天小九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乖呀?”。庆小兔的另外一个手在空中划动,好像想抓住什么,就在庆小兔想哭的时候,妈妈用手抓住庆小兔挥舞的手,庆小兔马上就把哭脸变了回来。

庆小兔刚刚从房间里出来,爷爷奶奶就来了,一起来的有十个亲戚。庆小兔很争气,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大家,庆小兔没有哭,也没有哼哼一声。  

庆兔兔霸占着电视看自己的节目,我说:“庆兔兔,你到屋里去看电视吧。”,妈妈说:“庆兔兔,看了这一集就不要看了,你的眼睛还要不要呀。”。

奶奶已经一个月没有看见庆小兔了,进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抱着庆小兔,庆小兔睁着两个大大的眼睛一直看着奶奶,奶奶抱了多长时间,庆小兔就看了多长时间,奶奶整整抱了庆小兔五十分钟,庆小兔很争气一分钟也没有哭。

一起来的有一个小姑娘,叫阳阳,一岁八个月,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阳阳是爸爸姨妈家的孙女,阳阳喜欢跟庆兔兔玩,庆兔兔一样喜欢和阳阳一起玩,庆兔兔找来各种各样的玩具给阳阳玩,阳阳可能没有见过这么多玩具,高兴地跟着庆兔兔在屋里乱转。

明天就是庆小兔满月的日子,今天是星期天,于是庆小兔的满月宴就提前一天举行。满月宴是设在小区的门口的一个饭店里。庆小兔还小,妈妈动手术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今天妈妈留在家里带庆小兔,我和外婆要在家里帮忙照看庆小兔,于是其他人都先去饭店赴宴。

外婆要给庆小兔洗屁股换尿不湿,我要在庆小兔哭的时候抱庆小兔,今天姨妈姨爹上班,所以只有爸爸一个人带着庆兔兔先去了。

当我和外婆过去的时候,庆兔兔正在和阳阳正在玩麻将,庆兔兔不是在打麻将,而是把麻将当做玩具。庆兔兔的任务就是码高麻将,麻将一个个被码成一个城墙,阳阳就是抓起麻将往城墙上一摔,城墙轰然倒塌,接着就是两个人的哈哈大笑。

两间包房是贯通的,包房紧挨着一楼大厅,这里成了庆兔兔和阳阳的游乐场。捉迷藏,庆兔兔躲,阳阳找,庆兔兔大一点,庆兔兔知道往那里藏,别看地方小,阳阳有时候还找不到,于是庆兔兔会探出头喊一声,有时候干脆出来故意让阳阳看见。阳阳看不见庆兔兔,就到处找庆兔兔,庆兔兔看阳阳没有来找他,庆兔兔又去找阳阳,庆兔兔脸对着洋洋的脸说:“妹妹,哥哥在这里。”。

接着就是爬椅子,把椅子一张张排成一排,两个人在椅子上走,在椅子上睡。

庆兔兔虽然很长时间没有看见爷爷奶奶,庆兔兔和爷爷奶奶依旧热情,大声地喊爷爷奶奶,庆兔兔趴在爷爷的身上,庆兔兔拉着奶奶的手。奶奶问:“今天晚上跟爷爷奶奶去当阳好不好。”,庆兔兔哼哼唧唧地说:“不好。”,我说:“他现在有一点黏爸爸妈妈,只要爸爸妈妈在跟前,他哪里也不会去。等大了一点,等他上学了,也许放假庆兔兔会去爷爷奶奶那,去几个姑妈家找姐姐哥哥玩。”。

庆兔兔掰开爷爷的手问:“爷爷,你的指甲怎么这么长呀?”,爷爷说:“爷爷要收菜呀,爷爷要用指甲把菜外边的枯叶除去,没有指甲就很不方便。”。庆兔兔打开奶奶的手问:“奶奶,你的手那么黑呀。”,奶奶说:“奶奶要做事呀?这是奶奶摘紫菜苔弄黑的。”。我说:“年龄大了不能种地就不要种了。”,奶奶说:“一个农民,不种地能够干什么,不种地也就不知道每天还有什么事情可做。”,我说:“就喂几只鸡,种一点自己吃的就行了,何必那么辛苦自己。”。

柳虎子一家来了,庆兔兔马上又和柳虎子玩在一起了,小玉龙和外公外婆也来了,庆兔兔又跟小玉龙玩,小玉龙又长了一岁,今年她已经不再躲开庆兔兔,拿着妈妈的手机给庆兔兔玩。

姨妈姨爹下班回来了。

庆小兔的满月宴开始了,大家举杯庆祝庆小兔的满月,可惜当事人还在家里呼呼大睡。

吃饭的时候,柳虎子爸爸说:“乐乐在学校给小姑娘写情书。”,姨妈惊奇地说:“写情书。”,姨爹说:“乐乐,你把你写的情书让我们大家看看吧。”,柳虎子伸出手一档说:“这个你们不能看。”。听柳虎子爸爸说:“乐乐还替小姑娘打过其他小朋友。”。现在的社会也太开放了,一个一年级的孩子竟然会想起来给小姑娘写情书。

吃过饭,听说大姑妈家的姑娘对象专程来了宜昌,一行人吃了饭无事可做,都去五一广场看新人,大姑妈对这样的事情本来就不同意,所以大姑妈就没有跟着去。大姑妈的姑娘已经二十岁了,现在还在读研究生,去年十一月刚刚认识的对象,现在对象就找上门来了。

婚姻法,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我国婚姻法关于婚龄的规定,不是必婚年龄,也不是最佳婚龄,而是结婚的最低年龄,是划分违法婚姻与合法婚姻的年龄界限,只有达到了法定婚龄才能结婚,否则就是违法。

大姑妈的姑娘学习很好,但是还没有毕业,还没有开始找工作,是不是有一点仓促了。现在不是四十年前,学校毕业国家包分配,一旦落地生根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时过境迁,现在已经不比往年,就业难,找一个合适的工作就更难,学校出来就各分东西。就算两个人情投意合,来到一个新的城市,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能不能在一个城市找到工作,这里的未知数就太多了。工作工资决定一个人的选择,同样投档一个单位,还有可能要男不要女,除非两个人都是国家急需的人才。

吃了饭,庆兔兔跟着柳虎子小玉龙到柳虎子家去了。

爷爷跟着我们一起回家午睡。

五点钟,我和爷爷从家里来到饭店。柳虎子正在一个游戏机跟前玩游戏。庆兔兔站在马路边拉着奶奶要钱,奶奶说:“奶奶没有钱。”,庆兔兔拉着奶奶的手就在原地转圈,庆兔兔说:“奶奶,你给我钱。”。我一下子拦住庆兔兔,我说:“庆兔兔,你在干什么,你会把奶奶拉倒的的,奶奶这么大年纪,如果摔倒了会骨折的。”。庆兔兔一甩手气呼呼地走开了。庆兔兔没有走远,庆兔兔来到柳虎子身旁,柳虎子伸出手问庆兔兔:“你要的钱呢?”,庆兔兔说:“我奶奶没有钱。”,柳虎子说:“你再去跟姑妈要钱呀。”,庆兔兔马上跑进饭店里去了。

奶奶跟我说:“乐乐跟自己奶奶要钱,他奶奶说没有钱,这个乐乐一直纵容庆兔兔去要钱,要了一次又一次,我开始还给了庆兔兔,后来发现庆兔兔把钱给了乐乐,庆兔兔再来要钱我就没有给他了。”,我说:“我们没有给过庆兔兔钱,庆兔兔也不知道钱到底是怎么用的。”。庆兔兔这么大了还没有让他买过东西,庆兔兔知道钱可以买东西,但是具体钱的实际意义庆兔兔一点也不知道。

吃过晚饭,爷爷奶奶和一起来的亲戚登上一辆依维柯走了。庆兔兔要到柳虎子家去玩,妈妈说:“今天不早了,今天姨妈辛苦了一天,姨妈今天要早一点睡觉。”,庆兔兔继续往楼下走,妈妈说:“你走吧,你要是走了,今天就不要回来了。”,庆兔兔说:“我要去。”,妈妈说:“你去吧,我不是你妈妈了,你去找乐乐妈妈,你以后就把乐乐妈妈当妈妈吧。”,庆兔兔不走了,庆兔兔站在门口拉着门也不进来。妈妈说:“你进来不进来,你不进来,妈妈就关门。”,庆兔兔在门口将近僵持了二十分钟。

庆兔兔坐在沙发上,妈妈问:“庆兔兔,你今天要钱干什么了?”,庆兔兔说:“我没有要钱。”。爸爸问:“你跟大姑妈要的钱干什么用了。”庆兔兔把两个手从上边分开说:“我没有要钱。”,爸爸说:“大姑妈先给你一个钢镚,一会你又要了一块钱,转了一圈你又来要钱,大姑妈没有钢镚了又给你七块钱纸币。”,妈妈说:“你这些钱都到哪里了。”,庆兔兔把两个手再次分开说:“我没有要钱呀。”,妈妈说:“没有钱,爸爸说谎了吗?”,庆兔兔说:“我把钱给了乐乐了。”,妈妈问:“乐乐把钱干什么用了?”,庆兔兔说:“乐乐给了售货员阿姨了。”,妈妈问:“乐乐拿钱买什么了,乐乐买的东西给你了没有。”,庆兔兔依旧撇开两个手说:“没有呀。”,妈妈说:“乐乐要你要钱,你就要钱,乐乐要你做坏事你也跟着做坏事是不是。”,爸爸说:“大姑妈没有零钱了,庆兔兔又跟三姑妈要。”,妈妈问:“你又跟三姑妈要钱了?”,庆兔兔点点头,妈妈问:“你跟三姑妈要了多少钱?”,庆兔兔说:“我忘记了。”,妈妈问:“那你的钱呢,是不是又给了乐乐了?”,庆兔兔说:“乐乐哥哥都要去了。”,妈妈问:“乐乐让你玩了游戏机没有?”,庆兔兔摇摇头说“乐乐没有让我玩。”,妈妈说:“那你为什么要给乐乐钱?”,庆兔兔说:“乐乐哥哥跟我要的呀。”

妈妈说:“上一次在乐乐家,乐乐要庆兔兔往楼下扔东西,庆兔兔就往楼下扔,我看见了,我问,乐乐,你为什么要庆兔兔往楼下扔东西呀,你为什么自己不往楼下扔呀。我跟庆兔兔说,乐乐要你往楼下扔,你就往楼下扔东西,万一砸着楼下人的头,别人来找了,乐乐会说是你扔的,别人会把你抓去,要你给别人看病付医药费。”。

妈妈说:“这个事情我要跟乐乐妈妈说一下,要柳虎子以后不要纵容庆兔兔要钱。”,姨妈说:“各人管好各人的孩子,再说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庆兔兔这方面比其他孩子反应慢一点,庆兔兔还是一个孩子,他的脑海里就是玩还是玩,庆兔兔怕别人不跟他玩,庆兔兔的办法就是满足这些小朋友的欲望,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只要庆兔兔跟着其他小朋友玩,一定要注意其他小朋友的一言一行,还要让庆兔兔多用一点时间去学习,让庆兔兔跟乖乖兔月兔兔一些爱学习孩子一起玩。

可能和我以前带孩子也有一定的关系,我的要求是不管是谁,不管大人小孩都让庆兔兔跟他们玩,但是,外婆不让我跟妈妈带的孩子玩,尤其不让我带着庆兔兔到别人家里去。因为带孩子大部分是女性,外婆极力反对只让我跟男性带的孩子玩,外边男性带孩子的少之又少,还要和庆兔兔差不多大小的,还要别人愿意人庆兔兔和他们的孩子一起玩,这样的几率实在太小了。有一些管教比较严格的孩子,外婆也不让庆兔兔去他们家玩,外婆说:“人家管的很严格,你去了别人会烦的。”,其实这些人看见庆兔兔教育得法,总是邀请庆兔兔去他们家玩。这样一来庆兔兔接触的大部分是在外边散养的孩子,有教养的孩子被挡在门外,庆兔兔也对很少玩的孩子有一定的抵触情绪,在庆兔兔家附近的小朋友接触面也越来越小,庆兔兔就格外珍惜这几个难得的小朋友,庆兔兔不惜把零食玩具送给别的他们,唯恐再失去这些来之不易的小朋友。

晚上,妈妈在不断地教育庆兔兔,我说了下午看见的事情,妈妈说:“你不要说了,我们在说,你还要说什么。”,我只是把我看见的事情讲出来,我并没有加入其中批评庆兔兔话,妈妈今天又没有出去,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道听途说了一下事情。

一会爸爸姨妈也加入教育庆兔兔的行列。

妈妈问:“你跟谁要的,要了多少钱。”,庆兔兔说:“我不知道。”,妈妈说:“你要了钱,妈妈要去还钱呀。”,姨妈说:“你想一想,你要了多少钱,妈妈好去还钱。”,庆兔兔说:“大姑妈。”,姨妈问:“要了多少钱?”,庆兔兔伸出一个指头说:“一块钱。”,爸爸说:“是一块钱吗?”,姨妈说:“你要钱干什么用了?”,爸爸问:“跟奶奶要了没有?”,庆兔兔说:“奶奶没有给我。”,姨妈说:“奶奶做的是对的,大姑妈看你是一个小孩,喜欢你才给你的。”,妈妈问:“钱呢,钱都去哪里了?是不是都给乐乐了。”,庆兔兔说:“没有呀。”,妈妈说:“你没有给乐乐哥哥,你的钱去哪里了?”,姨妈说:“乐乐要你要钱,你就要,如果一个叔叔说,我给你一块钱,你跟我走吧,你是不是就跟着别人走呀,让别人把你卖了。”。妈妈说:“乐乐要你要钱你就要,现在妈妈要你出去要钱,你去不去呀?”,庆兔兔说:“我不去。”,妈妈说:“乐乐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妈妈要你做什么,你就什么也不做,你还是去乐乐家去吧,你去找乐乐爸爸当爸爸吧。”。姨妈说:“爸爸妈妈挣钱是为了让你的日子过得更好,不是让你把爸爸妈妈的钱去给别人。”。妈妈说:“爸爸妈妈挣的钱是爸爸妈妈的不是你的,你没有权利把妈妈的钱给别人。”,姨妈说:“房子,土地,钱,是一个人的私有财产,私有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这些东西是不能轻易赠与别人的,一旦这些私有财产赠与别人,你将身无分文,你就会变成一个穷光蛋。就是你挣了很多钱,你想贡献自己的爱心,你只能把钱给那些贫困没有饭吃没钱上学的孩子,绝对不能给那些吃喝玩乐的浪荡子弟的去挥霍的。”。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