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终于...终于...

2016-11-30 10:11 | 生活点滴

晨起,窗外一片白,下雪了这已经是今年的第三场雪了,不知道为什么,在沈阳,对于下雪这件事特别无感不像在帝都的时候,入冬后的雪花飘洒,总让人有那么点仪式感——啊哈,下雪啦!快去拍❄️带着我的狗,带着我的男人,哪怕四环边儿上,也得搞出点lomo的调调

许是到了沈阳后,生活越发的不尽如人意?抑或是当了妈失去了文艺矫情作(zuō)的能力?不知道自己也给不出答案。

每天四点、五点、六点不定时在韩晗涵的吭叽哭叫声中披头散发的爬起来,慌张中随手抓起一件衣服不顾反正的罩上,迷迷糊糊抱着娃儿往怀里怼娃儿闭着眼睛找奶,我闭着眼睛帮娃儿找奶,母子两总要摸索方向瞎使劲混乱个十几秒半分钟,然后“吭”一下子,还是娃儿先寻着味一口咬住了乳头,吧唧上了嘴我也彻底从混沌中醒过来,耳边伴着韩晗涵他爹此起彼伏的呼声,呆望着晨光初晓,透过我那娇艳的粉色窗帘,判断着今天是不是个好天儿

待娃儿吃饱喝足抻个懒腰再次有了睡意后,我蹑手蹑脚的给他送回小床上,然后去厨房,烧热水,削苹果,热牛奶,煮鸡蛋早餐差不多弄好了,叫醒上班的人,孩儿他爹终于起床开始拾掇他自己个儿了,这时,天已大亮了

冬天的沈阳,冷得人只想跟被窝儿亲嘴儿我却没有这样的机会伺候老韩和老妈吃完早饭,开始洗一家老小头天换下来的衣服,收拾屋子,换气通风,这期间还要忙里偷闲听听广播,离开帝都后,887必须在线听了,这是我唯一还能坚持并保留的过去的一点生活轨迹吧,呵呵,假装自己在北京

带娃儿的日子,时间总是不够用,忙忙乎乎,一抬头,时针已是晌午了,去市场买点菜,回来急急忙忙开始给我和老妈弄点食儿吃饱喝足了,有劲了,抱着娃儿不是做早教就是哄睡觉,难得韩晗涵不闹人的时候,抓过来手机京东淘宝各种扫,真假性价各种比,柴米油盐酱醋茶,赚不赚钱都得花我恨不得脑袋里的CPU有八个核,想方设法算计着怎么用老韩那点微薄的薪水把这一家老小的生活安排妥当

下午四点,开始准备晚饭没娃儿之前,我家的晚餐一般都是午饭剩下的,那时候我跟老韩为了保持体重晚饭吃得很少,所以好糊弄,如今不一样了,每次喂完奶我真的感觉身体被掏空,估计彼时,我的眼神好比一只饥饿的狼,放着绿光节食这事儿已然成了P,加上老韩工作辛苦,奔波一天,我妈帮我带娃儿,天天抱着18斤重的韩晗涵,三个大人干掉四菜一汤分分钟的事儿

饭毕,打个饱嗝儿,用签子抠抠逐渐变大的牙缝,不是塞点绿叶菜就是夹了几根肉丝儿,总会有点收获

这也标志着开始晚间娱乐了,通常,老韩不用在外应酬的日子,他和俺妈边看电视边哄娃儿,我来来回回得这屋那屋窜,一会儿叠衣服,一会儿擦桌擦地,一会儿洗水果倒酸奶,还得时不时逗逗瞪着大眼睛追着我的韩晗涵

九点,我洗澡,给娃儿洗澡,然后关灯,听音乐,哄睡觉,十二点之前,我上床了,老韩抱着我,想调个情,娃儿却在旁边的小床里崩个震天响的屁,老韩瞬间气馁,抱头睡去,我也混混沉沉不知所以完美的一天,嘎然而止了

人生啊,馈赠与你的同时,你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一年,我有了儿子,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的车

这一年,我放弃了工作,失去了自由,没有了积蓄,还负债累累

从过去三十二年生性不羁骄纵任性天马行空爱谁谁的自由文艺女青年到披头散发三米远就能闻到奶腥味,天天拎个无纺布袋逛市场无时无刻不在抓狂的孩儿他妈

终于终于,我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本作品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转载请征求作者意见。

发表评论

Aony88

Aony88 2016-12-16 12:03

抢楼,一楼是我的!

日记分类

最新日记评论

  • Aony88
    Aony88 抢楼,一楼是我的!